February 26, 2020

February 19, 2020

December 4, 2018

November 26, 2018

September 30, 2017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房間的一面牆

February 26, 2020

1/5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VOLEM VOTAR!

September 30, 2017

VOLEM VOTAR 是加泰隆尼亞語中" We want to vote" 的意思。

 

明天(10/1)就是加泰隆尼亞投票獨立的日子了,我待的版畫工作室位於巴賽隆納近郊,也是加泰隆尼亞區,工作室的負責人 Jordi, Clàudia, Aridana一家人對於這件事也十分努力和熱衷。

 

關於加泰隆尼亞區獨立的始末和介紹,其他地方應該能查到比我所知還要詳細的資料,所以這篇記事只是寫寫我在這裡看到、聽到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。

 

 

在加泰隆尼亞區隨處可見上圖這樣的旗子,這是代表他們獨立運動的旗子。原本的加泰隆尼亞旗只有黃紅條紋,Aridana還說更原始的旗子是面素色黃旗,四條紅色條紋是一位重要的國王死前手撫上旗幟的血痕,蠻驚人的(Ari說他覺得太戲劇性了哈哈哈)。這樣的旗幟是由位於版畫工作室旁邊的小鎮 Arenys de Munt所開始製作,星星和藍色三角形是獨立的象徵。

 

加泰隆尼亞原始的旗子。 

 

除此之外,路上也貼滿了各種獨立投票相關的文宣和標語。

 

 

 也四處掛著寫有" SÍ"(YES的意思) 的小旗子。

 

 甚至把傳單貼成獨立星旗的樣子,這個蠻用心的我好喜歡,哈哈。

 

 

我常常覺得版畫工作室像是以前的作戰情報室,因為西班牙政府想方設法在阻攔,所以天天都有新的事情發生,一早進工作室就會聽到 Ari 和 Jordi 飛快地用加泰隆尼亞語討論獨立運動的局勢(知道他們在談獨立的事是因為聽到了Catalan, democracy之類的關鍵字),沒人講話的時候工作室除了Ari處理文書的鍵盤聲、我調顏料的刮刀聲或操作版畫機的聲音之外,就是收音機傳出的,不間斷的局勢分析和轉播。不知是否因為我聽不懂加泰隆尼亞語,那個混著雜音、語速極快又生硬的轉播男聲貼合了我對一戰、二戰時戰情轉播的印象。

 

有時候Ari會從那串不間斷的男聲中聽到什麼,然後就神色緊張地出工作室去找在其他地方忙的 Jordi 和Clàudia ,他們三個會有語調激烈的談話、接著就忙進忙出,偶爾還會有附近的居民來和他們商討些什麼。例如,有天有消息傳來,西班牙政府搜查了印製選票的印刷店,銷毀了所有的選票,所以他們決定要自己的選票自己印(!!),那是我最強烈感受到陳抗氣氛的一次,同一個運動中的人們想盡方法要越過重重阻攔的決心。

 

後來加泰隆尼亞政府公告了選票規格,讓大家可以自己在家印製選票,Ari還多印了幾張要讓我做紀念。 

 

有時候也會傳來「輕鬆」的消息,「輕鬆」是指 Ari 聽了會哈哈大笑而不是神色嚴肅:西班牙政府除了搜查印製選票的印刷廠之外,也在全力搜查票箱,但是連足球賽用的票箱都沒收了還是找不到獨立投票的票箱。有天加泰隆尼亞政府便公開了票箱的長相:是6000個IKEA塑膠箱,我們在猜,或許是因為看起來完全不像重大投票用的票箱,所以西班牙政府才沒發現。Ari說,西班牙政府也有打算駐守在投票用的學校,但是地點無所謂,他們可以直接上街投票。

 

想到台灣的獨立問題,直至今日意見都還很分歧,但是這裡有滿街的文宣、家家戶戶陽台都掛著獨立旗,我便問 Ari 是不是大部份加泰隆尼亞人都想要獨立。Ari 說比較年長的族群還是會因為看過戰爭,害怕動盪所以覺得太冒險,但兩年前曾經有過一次民意調查的投票,結果是贊成獨立佔多數。從那時開始,加泰隆尼亞政府參照其他國家獨立的例子,制定了相關法律(他們的法律需要西班牙政府核准,所以需要有技巧地進行新法制定),並且依照那個法條,這次的獨立投票才是合法的投票(雖然現在西班牙政府不想承認)。也是從那時開始,越來越多加泰隆尼亞人產生了獨立的意願。

 

Ari說雖然他自己是希望獨立的,但是他們一直在奮鬥的是「能夠投票」,投票結果視民意而定,最重要的是他們能決定自己的未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Follow Us

Please reload

Archive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