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翰走路


今年暑假在龍山寺遇見了畫圖的毓麟,

因為實在太喜歡他的用色了(有點像我喜歡的莫內),所以就搭訕了他(哈哈哈)。

心想,總有一天一定要收藏到他的畫!

胡亂地聊了很多事後,交換了電子信箱和臉書,

不過我們的名字都太難找了,所以遲遲沒有連絡上,

直到開學後一陣子,我才被找到,

簡短聊了搜尋名字的困難如何如何的。

然後

十天後我得知他死了。

我從毓麟走了之後才開始認識他,

透過塗鴉牆上大量大量親友對他的描寫。

他的個性就如同他的用色一樣,把鮮明繽紛的色彩藏在灰灰藍藍的色調中,

看上去低調,但是可以看到裡面有著很炙熱的光線。

他(似乎)為了圓爸爸的夢想,騎著腳踏車到很多很多、很多杳無人煙的地方畫圖。

他在唸的北藝大美術系(似乎)是他的第一志願,是努力考上的。

他的生命真的非常的有質量。(所以我也感到格外哀傷。但也稍稍感到慶幸。)

所以我能得到的,他唯一的手稿,

可能就是他親手寫給我的名字、臉書跟電子郵件。

還好我當時問了他我可不可以拍他。

「每分每秒都有人死去」

「人本來就會死」

「世事難料」都不會成為不悲傷的理由啊。

附上,我難過時好友給我的,摘自《挪威的森林》:

「不管你擁有什麼樣的真理都無法治癒失去所愛的哀傷。

不管什麼樣的真理、什麼樣的誠實、什麼樣的堅強、什麼樣的溫柔,都無法治癒那哀傷。

我們只能走過那哀傷才能脫離哀傷,從其中學到什麼,而所學到的這什麼,

對於下一個預期不到的哀傷來臨時,仍然也毫不能派上用場。」

祝你有美好的來生。


Featured Posts

Recent Posts

Archive

Follow Us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