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se of the Week

A project with my friend, Little Giant. We draw about the same topic in different ways.

 

每週一圖

 

我和朋友小巨一起進行的計劃:我們每週抽出一個共同的題目,然後分別用自己的方式詮釋。

床底的怪物
床底的怪物

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在頹青家過夜那晚是多麼具有魔力。 頹青總是將床鋪讓給客人,自己打地鋪,我們把所有的燈關掉,開了愛樂電台,看不見彼此地聊天,安靜柔軟的氣氛瀰漫。那時魔力充滿,好像全世界都不見,而我們交換秘密(事實上我們只是像平常一樣閒聊)。頹青有時把自己說成是獸,我對「獸」的各種想像其實也都先從他而來,然後才是村上,我想那晚床底下的他應該偷偷變成獸了吧。

預感
預感

你稱它為預感嗎? 事實上嗅到什麼的當下,事情已經悄悄發生了。 就像水流啊,你還沒看到就知道有什麼前來,這是感知不是預感。

泳池
泳池

去年暑假我的心願就是一個人沉在無人的游泳池底坐著。 結果去年連一次都沒去泳池。

園丁
園丁

「嗨,這是什麼植物?」 「我是園丁,不是解答者。」 「........。那我們可以當朋友嗎?」 「我是園丁,不是朋友。」

北風與太陽
北風與太陽

把自己當作旅人,然後要待自己如北風也如太陽。

番茄醬
番茄醬
蠟燭
蠟燭

希望我們找到願意為它當根蠟燭燃燒的事之後,也不要忘了珍惜自己地燒。

羊與蘋果樹
羊與蘋果樹

「........?為什麼你這麼驚訝呢,難不成一般的人類根本不知道蘋果出在羊身上嗎。那麼從我們身上,像採收鹿茸般採收蘋果樹的那些人呢?他們不曾向你們說過嗎?」

球

最近有好多新的機會在手上來來去去,像很多的球從天上落下。有些球好不容易決心去接,握在手中最後還是掉了;有些沒想過要握緊,只是隨手接著的,卻穩穩落在懷裡。

頂樓
頂樓

朋友老皮問我,我喜歡的秘密小地方是哪,一時答不上來。想想應該是頂樓吧。那是個我可以大方窺探人們在做什麼,但不被發現的地方。

甜甜圈
甜甜圈

好吃的甜甜圈分你一半,你吃厚實的那半,我吃空虛的那半!

冬季
冬季

冬季裡的期末地獄最難熬了!有時候我會想起奈良美智寫下的, 「如果在冬天好好努力的話,等到春天應該感覺很好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