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世界觀裡的你

 

和幾位朋友玩了個小遊戲:設定一個自己的世界觀,然後互相幫對方做人物設定。

我的世界觀是一個只擁有單一身份的世界,例如你是老師,那你就只是老師,不是兄弟姊妹、不是爸爸、不是媽媽,就只是老師。

阿泥是園丁


總是安靜地,在雇主大庭院的高大樹叢中修剪樹木。
園丁不太擅長華麗花俏的造型法,總是慢慢地剪著基本的造型,即便如此還是很多人喜歡請他來修剪家裡的植物,因為他整理過的庭院總會有特別多漂亮蝴蝶。
其實這是因為園丁喜歡在令自己開心的小地方用心,例如園丁會偷偷把一些地方修剪成適合蝴蝶羽化的形狀(大多數的人不會特別注意到,所以以為他有吸引蝴蝶的神秘特質)。
園丁有時候會為了方便,做一些勉強可用但很不可靠的工具(例如忘記帶梯子時,把兩張凳子綁在一起充當梯子),他也蠻脫線的,有時候會有小小的角落忘了修剪。總之,因他而來的蝴蝶都太漂亮了,所以大家都不在意。

阿然是麥農

獨自住在廣大金黃的麥田中,他舒適的小木屋中。

麥農種麥不是為了糊口,是因為他喜歡麥叢的金黃、喜歡看它們擺動、喜歡聽它們像一片乾燥的海浪,喜歡它們成束在他手中蓬鬆柔軟的觸感。

麥農在正中午時,會回到小屋的檐廊下乘涼休息,那裡有一張矮矮的搖椅,一台收音機(收訊不好,只能聽兩三台,而他通常只聽某一台),還有兩三本書:詩集、散文等等什麼都有。有時候會停下來看著麥田想想各種事。就像人在看海時思緒可以跑得很遠很大,也可以進入內心深處直視自我,看著麥田也是。

下午再進入麥田工作幾個鐘頭後,就是愉快的黃昏時間。在這個時間,有些女孩會到麥田中嬉戲,麥農喜歡看著她們玩,久了就成了朋友,他會用麥梗編織樸素但可愛的首飾給她們。

御良是糖果師


糖果師原本只有一台被他裝飾得很精緻的小餐車,後來糖果很受歡迎,漸漸能買下一間店面。
糖果師和甜點師的差別是只做糖果,他是個十分積極的人,一直追求做出更有趣、更能帶來樂趣的糖果。當他努力設計新的糖果時,糖果店會有一陣子提早關門,讓他有更多時間投入研究,人們也會開始期待新品推出的日子。
即便過程很辛苦,但辛勞卻不曾顯現在糖果上,那些糖果都繽紛多彩,充滿樂趣,唯一看得出辛勞的大概就是那些精巧的細節。
其實有些人建議過糖果師去做更輕鬆的工作(例如金融大亨),但他覺得這樣能直接帶給人歡笑的工作才是他喜歡的,所以繼續當著糖果師。這樣的他,即使有了店面,每天下午三點還是會推著糖果餐車上街去賣糖(宣傳歌是他自己唱的)。

母雞是消防隊長


嚴謹可靠的他當上消防員不久,就升為隊長了。
他在消防組織中,是受很多人敬重的隊長之一,隊員們待在他的小隊時,實力都能夠發揮得更好,因為他們能信任隊長的決策,沒有後顧之憂。
事實上隊長本人的性格和工作能力有個可愛的反差,他並不因為謹慎的特質而一板一眼,反而很喜歡追求生活的樂趣,當初會想當消防隊員,也只是因為聽起來很刺激而已(而且還可以順便救人)。
隊長也喜歡可愛的東西,以動物來說的話大概是兔子,所以他帽子上別了一個可愛的兔子別針,打火服上不妨礙救難的地方也會有點個人化的小巧思。
隊長有很多受人景仰的傳奇故事,最新一則是他看著隊員們纏得亂七八糟解不開的水管,說了一聲「我來吧!」就迅速整理好水管,獨自進入火場救出了小貓。

ㄋㄧ是小釣手

經過河邊時,就能看到他躺在草地上。
大多時候他都把釣竿固定一旁,然後躺在旁邊午覺或做其他事。看起來好像在偷懶,但他只是在等待而已,只要浮標一有動靜,小釣手就會迅速起身,眼神從睡不飽的樣子變得銳利有神,手腳利索地用與生俱來的天賦釣起上鉤的魚。不論是輕巧到毫不驚動浮標的小魚,或頑強固執的大魚,他都知道怎麼釣起。
他的手很靈巧,等待時除了披著他的小被被睡覺,也會做自己設計的浮標(他對繁複的機械結構著迷!)所以他的工具箱很精彩,還有人請教他浮標是向哪個工藝師買的。
小釣手很愛吃零食,每天釣魚都會帶著一盤鬆餅,鬆餅即使直接掀開布巾暴露在空氣也無妨,因為太甜了,連蒼蠅都不吃這麼甜。
他也很樂於助人,不遠處那座橋就是他「順手」修好的。